原始戶型為長一字型,看似規矩,卻使得很多空間過度浪費,沒有充分利用。臥室雖大卻缺少儲物空間,衛生間的布置也不合理,使用起來過于別扭,進門玄關存在設計不當,不但沒有玄關柜,還顯凌亂,結合這一系列問題,設計師與業主商討,展現出另一番景象的家居布局與設計。

  

 

  客廳依舊與臥室相連,但將原本大臥室空間做縮小設計,將那部分面積均勻到客廳中去,使得客廳面積擴大了不少。一扇三聯推拉門利用醒目的黑色門框,搭配透明鋼化玻璃,完全的通透性既將客廳的間接采光釋放的非常到位。水泥灰的電視墻搭配著原木色調的實木板柜體,一冷一暖,互相映襯,互相協調。

  

 

  沙發背景墻將原來的乳膠漆墻面保留,上面覆蓋一層實木板裝飾,利用板面自帶的凹凸效果,使其富有立體感,也烘托出客廳的溫暖。一張可折疊收縮的沙發床,可滿足家里來客的臨時居住。在沙發一側墻面,還有大約25公分的空閑墻面,做一個厚度為25公分的墻邊柜,開敞式與封閉式結合,既有外露的大氣,又有封閉的內涵。

  

 

  站在推拉門隔斷出欣賞整個臥室,人字紋魚骨式拼接的實木地板,結合嵌入墻面衣柜,將臥室的儲物納入裝修的重點。水泥灰色彩的床頭墻,兩幅淡粉色的掛畫中和了水泥灰的清冷風格,裸露在外的白色暖氣片,布置在臥室與陽臺隔斷的墻面,利用窗臺板的遮擋,少了幾分突兀感。

  

 

  進門右手邊北向空間隔斷出一個小型榻榻米房間,1.2米的榻榻米床,高度略低于窗臺,形成錯落有致的感受。將床頭板延伸至1米長度的書桌盡頭,給人形成整體感。小臥室墻面全部粉刷白色乳膠漆,空間更顯通透與亮麗感,搭配幾幅綠植掛畫,還有小吊架工藝品,都裝點出墻面的豐富感。

  

 

  衛生間的布置原本極不合理,設計師將前室移至室外,利用豎向木條格柵將其與其它空間相隔斷,制造出若隱若現的視覺感。接近洗手盆的地面區域采用六邊形瓷磚鋪貼,避免水的侵蝕。與其它地方木地板的過度也很自然,完全沒有違和感。